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伴飄飄落下的雪花,跟呼呼吹來的冷空氣,她----冬姑娘,踏著六角型的小精靈,悄悄地來到了金川公司三校。 在校門口,冬姑娘灑下了一層滑滑的水晶冰,讓師生們不由自主地滑一滑、樂一樂。走進校園,教學樓被凍的瑟瑟發抖,下水管口也被冬姑娘凍上了銀條,亮晶晶地好看。靠近教學樓的小路也被冬姑娘灑上了一層薄薄的冰,花圃裡的小花早就嬌氣地回到土地媽媽的懷抱裡冬眠去了;而小草比小花堅強多了,直挺挺地站在那裡,冬姑娘的冷水浴,小草的上半身彎了下去,但下半身依然挺直,彷彿仰面向寒冷示威:我不會害怕的,我能夠!再看看小樹,樹枝被冬姑娘追逐的左右打架,樹葉也被凍得抽巴到了一起。惟有那鐵欄杆,凍得不停地打顫,但花草樹木不被人糟蹋,仍然堅強地在為它們站崗。幾個掃雪的老師和同學,忘記了冬姑娘設下的陷阱,拿著掃把和鏟子忘情地扭起了迪斯科…… 冬姑娘在天寒地凍的校園裡盡情地舞蹈,而只能縮在厚厚的棉衣中欣賞她的獨舞……春天腳步的臨近,冬姑娘漸漸告別了舞台,等待著下冬天的到來。 冬姑娘春姑娘的嬌嫩,夏姑娘的艷麗,秋姑娘的豐碩,但她的晶瑩無暇一樣給世界帶來了另風采,也許這我喜歡有冬姑娘跳舞的校園的原因吧。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題記 三十多年前。 他,一個鄉村教師,公辦的,家境不好。她,也是一個鄉村教師,民辦的,家境一般。經同事介紹,他們戀愛了。 一個秋天週日的早晨,他騎車帶著她到縣城逛逛。他,想給她買點東西;她,想給他買點東西。他的眼光看著前方,即使說話也不敢回頭;她的眼光,在他的後背和田野之間交換著:秋風並不很涼。 從上午逛到中午,他們兩手空空,肚子也空空。走了好幾個飯店,他問她,她都用眼掃一下,搖搖頭,繼續走。看到了一個很小很簡陋的“飯店”,她停住了。店主說,進來吃點啥吧。她眼光掃了他一眼,進去了。 他點了兩大碗羊湯麵,有一碗,他要店主放了很多羊肉和作料,給了她,另一碗給自己,裡麵湯很多,還有很多辣子。 他拿到面埋頭就吃,沒有三分鐘,連湯帶面如風捲殘雲,點滴不剩。他擦擦汗,抬起頭——“你怎麼,還不吃呢?” 她從袋子裡拿出一塊風乾的煎餅,眼中略帶歉意地搖搖頭:“我不喜歡吃羊湯,受不了那股羊膻味兒。”說著,她倒了碗開水,一口一口地吃著那煎餅。他看著她把煎餅吃完。她抬起頭,看看他,看看那碗羊湯麵,衝著他笑了笑:“我好了,你把它也吃了吧,別讓面涼了。” 他有點不好意思地看看她,她又看著那碗麵,向他示意。他端起那碗麵,又是風捲殘雲,點滴不剩。放下碗,他看看她,擦擦嘴,笑了。她臉色緋紅,眼光掃了一眼桌上的兩隻空碗,也笑了。 又是一個秋天的中午,他下課回來,走近自己的小屋,她正在家裡忙碌著。他聞到了一股羊肉的味道。她說,快吃吧,羊湯麵,親戚送來的。他放下書本,舀了一大碗麵,又是風捲殘雲。 她也端著一碗麵,坐下來慢慢地吃著。 他看見她的碗裡也是羊湯麵。他的眼光定格在她的臉上,異樣地看著她:“你不是不喜歡吃羊肉嗎?” 她很驚訝:“誰說的,我啥時候說過我不愛吃羊肉啦?” “那你——那次,在城裡……?” 她的眼睛疑惑地轉了兩下,想不起來了。 他說,那次,咱倆第一次進城…… 她臉上頓時又飄起一片緋紅,放下碗,白了他一眼。“傻瓜,那還不是怕你吃不飽啊!”說完,低下頭,笑了…… 三十多年後,他把這個故事講給我們聽,我看到他眼裡閃動著淚花。

| 14 July, 2012 | 一般 | (2 Reads)
生命在於運動, 陞官在於活動。 資金在於流動, 朋友在於走動。

| 9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聽說,人會變; 聽說,你變了; 變的陌生,變的冷漠; 我想靠近,以什麼方式? 我不知道,迷茫了。 我們的距離似乎也遠了, 見面,現在只是一種朋友聚會的形式, 我,開始避開你 視而不見。 你,依舊冷漠 就這樣,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我還是沒能忘記我們在一起的日子 我想你了 你呢? 我想,你不會了 聽說,想一個人久了 聽說,愛一個人久了 聽說,這樣的人, 最終,會走的,走的好遠好遠…

| 8 June, 2012 | 一般 | (2 Reads)
這些開放的門 這些城市的門 這些現代的門 彼此相呼相應 有眼睛有聲音 東門喊一聲“賣” 西門答一聲“買” 交易瞬間做成 “賣”賣掉人文 這些門,這些墳 葬著飢餓的商人 他們在夜裡呼號 她們在冬天呻吟 “賣”賣掉精神 “賣”賣掉祖墳

| 2 May, 2012 | 一般 | (2 Reads)
這個國慶過得不輕鬆,本來是打算和小胖去世博的。本來在猶豫人多怕擠,有朋友送了兩張票,心想著還是去一趟吧,坐火車很快到了。 可是,偏偏阿寶奶奶這個時候感冒很嚴重,不能讓她來帶阿寶了,本來阿寶就有些感冒。又哪能把阿寶一個人扔在家裡給媽媽帶,現在這孩子越來越不老實,一個人根本帶不了。更何況媽媽還要洗衣做飯。 告訴小胖決定放棄,他還有點失落,世博這個月也就結束了。我最近事太多,九月份本想找個週末去,可是每個週末我都有事,還要考試。推到十月了,又沒時間,這個週末我又要參加成人高考專升本考試,又不行。 於是決定在家裡帶阿寶,說是七天假休息,帶他可真是格外的累。早晨小傢伙是照樣起的很早,媽媽心疼我,有時我把他小人家服侍好了,還能再回去睡一兩個小時的回籠覺。可是始終沒有一覺睡到大天亮的感覺好啊。 期間小胖打電話有點渴望地說:你去不去世博?六七號有人開車去上海。 我無奈地說:我怎麼去呢?如果你媽在還好,哪能把孩子一個人放在家裡讓我媽帶,帶不了啊。再說,你覺得我能坐車六七個小時坐到上海不吐得不像樣? 他聽了沮喪地說:唉,那算了,找時間再去吧 有了孩子就有了牽絆,不可能像以前一樣行動自由了。以前還有人說等孩子大了就好了,可是我現在才發現,有這個小東西了,心裡永遠就有了牽掛,走到哪都放不下。 阿寶總的來說還算是乖的,早晨五點左右醒了,餵了奶通常就不睡了。給他洗洗穿好衣服抱下去,我爸會推他出去玩。 現在早晨坐著小車出去玩已經成一種習慣了,不出去他還會鬧。回來後媽媽給他下好了麵條,小東西一頓正常都能吃大人的碗一碗麵條。 然後九點左右正常情況下也能睡一覺,不過下午就不一定了,而且中午他因為早晨睡好了也是不睡的,所以中午我們就得陪著他耗時間。 不過他還乖,給他一張廣告紙,他坐著也能玩很長時間,玩夠了再換一樣東西又能玩很久。只是不能當著他的面敲擊鍵盤,否則他是要受不了的,鬧死了也要來拍幾下。 我有時就靜靜地坐在他旁邊看著他專注地玩著手裡的東西,時不時低下頭去親親他的大腦袋,有時我親他腦袋後面靠近脖子的地方。他覺得癢癢,就會回頭一下躺在我身上笑著看著我。 呵呵,覺得那個時候好溫馨。傍晚時我用小車推他出去玩,附近有和阿寶差不多的孩子的媽媽們,都說我現在不怎麼推他出來了。 其實也不是,一方面我工作忙,不像她們比較清閒可以在家帶孩子,另外一方面,有時候我想推出來,都被我爸搶著推出來了。 六號下午我和媽媽推著阿寶上街,路上遇到人逗阿寶,說這孩子怎麼眼淚汪汪的,我說他有些感冒。 結果媽媽說,我感覺阿寶有點發燒啊,我用手摸摸,覺得還好啊,就沒當回事。可是晚上回家後發現果然不對勁,是發燒了,而且燒到38.5度。 在我看來發燒了孩子應該不舒服應該會鬧啊,可是他表現很正常很好的。打電話給表嫂,問她孩子發燒都吃些什麼退燒,她說有種叫布洛芬懸液的管用。 去藥店買了又買了護彤,那種退燒懸液必須用小蓋子倒進嘴裡。我倒好了規定的量,假裝自己在吃,看阿寶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我就倒他嘴裡,他皺了皺眉頭,嚥下去了。 第二次再倒,他眉頭皺得更緊了,因為畢竟是藥,雖然甜味道並不好,等第三下想倒,他已經不願意喝了。 晚上睡下時燒退了,我挺高興,夜裡醒時還摸了摸他腦袋。早晨醒來給他餵奶,抱在懷裡感覺像抱個小火球。難道又燒起來了? 量了一下又燒到38度上了,於是趕緊餵了點護彤,藥力一來燒又退了。而且早晨還吃了一大碗麵條,食慾似乎還不錯。 可是到中午又燒起來,就這樣反覆實在不行。於是下午帶去看醫生,開了藥回來,只是我忘了告訴醫生他不願意吃有味道的藥。 等到用奶瓶餵他時他拒絕吃,用手推,哭,撅著嘴哭。看他越燒越厲害,我想想得狠下心來,讓爸媽按住,我捏著他的小嘴,往下灌。 結果,不但沒灌下去,還吐得一蹋糊塗!嗆得不成樣子!這孩子太難了,動不動就吐怎麼辦啊!這下倒好,再也不願意吃藥了。 而且連奶瓶都不願意碰了,晚上媽媽用奶瓶餵奶,竟然也不願意吃。可是燒卻越來越厲害,到了晚上十點多,我發現他還是燒得厲害。想想不行,還是帶去醫院,這樣燒下去哪行啊。 找了車和小胖一起把他送醫院。到醫院醫生說,這時候必須吊水了,本來是不想吊水的,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總不能由著他燒啊,也不好。 又拿藥配水的,等到護士過來準備吊水,已經十二點多了。我有點擔心,他從來沒吊過水的。要先做皮試,一針下去就哭得厲害了。接著護士說下一瓶才吊那做皮試的藥水,先吊這瓶。 把他往台上一放,就開始哭起來。護士又讓我們按著胳膊和腿,又把頭按過去。他哪見過這陣勢啊,哭吧。 我把臉轉過去,就聽見阿寶越哭聲音越大,還好一針下去很順利吊上了。可是要命的時候開始了,他就拼了命的哭。 吊上一會了還是哭,我們是什麼辦法都試了,怎麼哄也哄不好,簡直哭得驚天動地的!我是急得熱的一身汗,他哭得是把我整個胳膊的袖子都汗透了。 沒想到這孩子會這樣,旁邊相齡的小孩沒有一個像他這樣的。中間換給小胖抱一會,我已經累得胳膊麻木了。 後來大概哭累了,有十分鐘時間沒有哭,就開始嘴裡亂七八糟地說話,也不知道說什麼,聲音還大,旁邊的人都笑,這小孩真有意思。 結果就安穩那十分鐘,又開始哭,哭到最後還剩一點水沒吊完,醫生看了也急,說算了,拔了針不吊了。 我們一直被他折騰到三點多沒睡,醫生讓第二天再來吊一次,我們快愁死了。到底兩瓶水吊下去了,早晨也沒燒了。 中午又抱去,問能不能不吊了,醫生說再吊一針鞏固一下。可把我們愁死了,真怕他再像昨天一樣哭個不止了。 結果還是像昨天一樣,一吊上就開始哭,不過好點的是,後來他大概太睏了,夜裡本來就折騰到那個時候,就睡著了,這樣多少讓我們心裡舒服一點。 我感覺自己和別人似乎不一樣,別的母親好像比我更愛孩子。阿寶吊水的時候,有個小寶寶也吊水。 當針頭還沒扎上孩子的腦袋時,那媽媽就跑出去了似乎還掉了眼淚。而我,卻沒有她那麼強烈的感覺。 有時候我想,做母親是不是不能太脆弱了,如果連孩子打個吊針都受不了,那樣怎麼做孩子堅強的後盾? 也可能是我為母親的心不是太重吧,每個母親給予孩子的愛都是不同的,表達方式也是不一樣的。我只希望自己能夠堅強起來,這樣才能做阿寶堅實的港灣。 有時候遇到什麼事情心裡想不開或者覺得不能承受,看著阿寶,親親他的小腦袋,我就告訴自己:這是我的孩子,我要堅強,我要保護他。 我希望自己能夠做到:為母則強。 文章來源:大羽媽媽 |翼天使的眼淚BLOG |飛魚的軌跡 |曉雪 |王成瑩的品牌營銷之路 |Hip clicks |坐在沒有終點的BUS上旅行 |老胡 |生命是一個過程,一種體驗 |佟裡個佟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這個國慶過得不輕鬆,本來是打算和小胖去世博的。本來在猶豫人多怕擠,有朋友送了兩張票,心想著還是去一趟吧,坐火車很快到了。 可是,偏偏阿寶奶奶這個時候感冒很嚴重,不能讓她來帶阿寶了,本來阿寶就有些感冒。又哪能把阿寶一個人扔在家裡給媽媽帶,現在這孩子越來越不老實,一個人根本帶不了。更何況媽媽還要洗衣做飯。 告訴小胖決定放棄,他還有點失落,世博這個月也就結束了。我最近事太多,九月份本想找個週末去,可是每個週末我都有事,還要考試。推到十月了,又沒時間,這個週末我又要參加成人高考專升本考試,又不行。 於是決定在家裡帶阿寶,說是七天假休息,帶他可真是格外的累。早晨小傢伙是照樣起的很早,媽媽心疼我,有時我把他小人家服侍好了,還能再回去睡一兩個小時的回籠覺。可是始終沒有一覺睡到大天亮的感覺好啊。 期間小胖打電話有點渴望地說:你去不去世博?六七號有人開車去上海。 我無奈地說:我怎麼去呢?如果你媽在還好,哪能把孩子一個人放在家裡讓我媽帶,帶不了啊。再說,你覺得我能坐車六七個小時坐到上海不吐得不像樣? 他聽了沮喪地說:唉,那算了,找時間再去吧 有了孩子就有了牽絆,不可能像以前一樣行動自由了。以前還有人說等孩子大了就好了,可是我現在才發現,有這個小東西了,心裡永遠就有了牽掛,走到哪都放不下。 阿寶總的來說還算是乖的,早晨五點左右醒了,餵了奶通常就不睡了。給他洗洗穿好衣服抱下去,我爸會推他出去玩。 現在早晨坐著小車出去玩已經成一種習慣了,不出去他還會鬧。回來後媽媽給他下好了麵條,小東西一頓正常都能吃大人的碗一碗麵條。 然後九點左右正常情況下也能睡一覺,不過下午就不一定了,而且中午他因為早晨睡好了也是不睡的,所以中午我們就得陪著他耗時間。 不過他還乖,給他一張廣告紙,他坐著也能玩很長時間,玩夠了再換一樣東西又能玩很久。只是不能當著他的面敲擊鍵盤,否則他是要受不了的,鬧死了也要來拍幾下。 我有時就靜靜地坐在他旁邊看著他專注地玩著手裡的東西,時不時低下頭去親親他的大腦袋,有時我親他腦袋後面靠近脖子的地方。他覺得癢癢,就會回頭一下躺在我身上笑著看著我。 呵呵,覺得那個時候好溫馨。傍晚時我用小車推他出去玩,附近有和阿寶差不多的孩子的媽媽們,都說我現在不怎麼推他出來了。 其實也不是,一方面我工作忙,不像她們比較清閒可以在家帶孩子,另外一方面,有時候我想推出來,都被我爸搶著推出來了。 六號下午我和媽媽推著阿寶上街,路上遇到人逗阿寶,說這孩子怎麼眼淚汪汪的,我說他有些感冒。 結果媽媽說,我感覺阿寶有點發燒啊,我用手摸摸,覺得還好啊,就沒當回事。可是晚上回家後發現果然不對勁,是發燒了,而且燒到38.5度。 在我看來發燒了孩子應該不舒服應該會鬧啊,可是他表現很正常很好的。打電話給表嫂,問她孩子發燒都吃些什麼退燒,她說有種叫布洛芬懸液的管用。 去藥店買了又買了護彤,那種退燒懸液必須用小蓋子倒進嘴裡。我倒好了規定的量,假裝自己在吃,看阿寶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我就倒他嘴裡,他皺了皺眉頭,嚥下去了。 第二次再倒,他眉頭皺得更緊了,因為畢竟是藥,雖然甜味道並不好,等第三下想倒,他已經不願意喝了。 晚上睡下時燒退了,我挺高興,夜裡醒時還摸了摸他腦袋。早晨醒來給他餵奶,抱在懷裡感覺像抱個小火球。難道又燒起來了? 量了一下又燒到38度上了,於是趕緊餵了點護彤,藥力一來燒又退了。而且早晨還吃了一大碗麵條,食慾似乎還不錯。 可是到中午又燒起來,就這樣反覆實在不行。於是下午帶去看醫生,開了藥回來,只是我忘了告訴醫生他不願意吃有味道的藥。 等到用奶瓶餵他時他拒絕吃,用手推,哭,撅著嘴哭。看他越燒越厲害,我想想得狠下心來,讓爸媽按住,我捏著他的小嘴,往下灌。 結果,不但沒灌下去,還吐得一蹋糊塗!嗆得不成樣子!這孩子太難了,動不動就吐怎麼辦啊!這下倒好,再也不願意吃藥了。 而且連奶瓶都不願意碰了,晚上媽媽用奶瓶餵奶,竟然也不願意吃。可是燒卻越來越厲害,到了晚上十點多,我發現他還是燒得厲害。想想不行,還是帶去醫院,這樣燒下去哪行啊。 找了車和小胖一起把他送醫院。到醫院醫生說,這時候必須吊水了,本來是不想吊水的,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總不能由著他燒啊,也不好。 又拿藥配水的,等到護士過來準備吊水,已經十二點多了。我有點擔心,他從來沒吊過水的。要先做皮試,一針下去就哭得厲害了。接著護士說下一瓶才吊那做皮試的藥水,先吊這瓶。 把他往台上一放,就開始哭起來。護士又讓我們按著胳膊和腿,又把頭按過去。他哪見過這陣勢啊,哭吧。 我把臉轉過去,就聽見阿寶越哭聲音越大,還好一針下去很順利吊上了。可是要命的時候開始了,他就拼了命的哭。 吊上一會了還是哭,我們是什麼辦法都試了,怎麼哄也哄不好,簡直哭得驚天動地的!我是急得熱的一身汗,他哭得是把我整個胳膊的袖子都汗透了。 沒想到這孩子會這樣,旁邊相齡的小孩沒有一個像他這樣的。中間換給小胖抱一會,我已經累得胳膊麻木了。 後來大概哭累了,有十分鐘時間沒有哭,就開始嘴裡亂七八糟地說話,也不知道說什麼,聲音還大,旁邊的人都笑,這小孩真有意思。 結果就安穩那十分鐘,又開始哭,哭到最後還剩一點水沒吊完,醫生看了也急,說算了,拔了針不吊了。 我們一直被他折騰到三點多沒睡,醫生讓第二天再來吊一次,我們快愁死了。到底兩瓶水吊下去了,早晨也沒燒了。 中午又抱去,問能不能不吊了,醫生說再吊一針鞏固一下。可把我們愁死了,真怕他再像昨天一樣哭個不止了。 結果還是像昨天一樣,一吊上就開始哭,不過好點的是,後來他大概太睏了,夜裡本來就折騰到那個時候,就睡著了,這樣多少讓我們心裡舒服一點。 我感覺自己和別人似乎不一樣,別的母親好像比我更愛孩子。阿寶吊水的時候,有個小寶寶也吊水。 當針頭還沒扎上孩子的腦袋時,那媽媽就跑出去了似乎還掉了眼淚。而我,卻沒有她那麼強烈的感覺。 有時候我想,做母親是不是不能太脆弱了,如果連孩子打個吊針都受不了,那樣怎麼做孩子堅強的後盾? 也可能是我為母親的心不是太重吧,每個母親給予孩子的愛都是不同的,表達方式也是不一樣的。我只希望自己能夠堅強起來,這樣才能做阿寶堅實的港灣。 有時候遇到什麼事情心裡想不開或者覺得不能承受,看著阿寶,親親他的小腦袋,我就告訴自己:這是我的孩子,我要堅強,我要保護他。 我希望自己能夠做到:為母則強。 文章來源:巫昂的春藥鋪【今夏】 |李公明的BLOG |地瓜豬寫給豬娃的閒言碎語 |糖糖的甜甜圈 |然然的BLOG |Blogging in Brazil |On the scene |天寒人寒,直須隨流。 |細品·美味 |東博書院——孔慶東的部落格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什麼是愛! 愛是懂你,讀我。 愛是懂我,讀你。 愛不是為了一個激情瞬間奔放帶來的目的。而是,享受一個溫和的人生相隨始末的過程,不需要奢華和隆重,平淡靜心的相守,已經足夠。愛不是統一的整體,不是包裹的榮耀,更不是所屬的依附,愛是兩個獨立的引力,愛是引力的取捨,絕不是遷就的借口,更不是單調的一廂情願,而是低調的心語。 失落時離不開關切的眼神,溫情時少不了一波的溫度,誤解時離不開靜默的私語,孤獨時少不了陽光心情的愛撫,寂寞時離不開輕聲的安慰,孤僻是時少不了聆聽的呼吸,平靜時離不開平靜的氣息,晚戀時少不了熱戀的溫美,這樣的度過一生,才是愛的享受,不是為了一個私慾的目的。 生命來的簡單,去的簡單,這個過程卻是複雜,而這個複雜的過程中的幸運兒是擁有了一個感情的始末,這個始末的端點,就是愛的普通而不簡單的追逐。 愛當自擇,愛當自責,愛當靜心相守。 無論是遇見了風雨,還是偶遇了錯誤,無論是生活的顛簸,還是無法平衡的心態,都要相互間攙扶著向前走,融化彼此的世界,對調心扉的死角,溝通心靈的觸覺,才能將愛昇華成為彩虹,將遺失的歲月補救成為青春的火焰,才能給愛增添一份安靜而祥和的情愫。 傾聽心語,互換心界,靜中感悟,浪漫與溫馨就會隨之而來, 都喜歡在綠地上追逐****的痕跡,都陶醉在林間散步時的融合,都願意浪漫在花的世界尋覓,都熱重於漂浮在浪潮上的激情與散放的情感。同樣,也會拜倒在錦花似玉的溫箱裡,同樣也會糾纏在不捨不棄的迷霧裡,這也是愛的一角方式,一角方式的獨自奔跑。 安靜,安靜,愛不是需要責怪和狐疑來體現真情,需要靜心的相守,需要用心來體會對方的心緒。 傷人心者,語言。 暖人心者,語言。 傷人愛者,語言。 所以要懂得安靜的分寸,不要心浮氣躁地一股腦的沒有思維的放縱語言,只顧及自己的感受,而不顧及語言的鋒利與傷害的尺度,追求牢騷的快感,不去珍惜安靜的融合,傷及對方的同時,更傷害的是自己,想用這種方式來獲得喝維護愛的擁有,卻被愛遠離成孤僻,單調保護自己的愛,就會遠離更多的愛。 燕子掠過湖面,驚擾的是湖中的魚,而不是湖面上的浪花,想追逐愛的享受,或者愛的永遠,不是用膚色與艷麗的技巧,而是需要對愛去靜靜的理解,對愛無聲的靜守與心緒的撲捉。 心有靈犀不點而自相通透,心中愛的廣闊,就會有廣闊的愛湧來。 文章來源:大連園林設計 |品位生活的部落格 |HOMENICE的BLOG |樹根與草的部落格 |Inside the JT |紫色木蝴蝶的BLOG |向世界出發 |澤旺扎西的BLOG |矛盾王子 |monkey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娶她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他三十五歲,已經錯過了最好的婚期。他兄弟多,人又長得不好看,攢錢幫兄弟們娶了媳婦,自己就老了。   她是外省的媳婦,漂亮俊俏,媒人花了三千塊說給他。他像得了寶一樣,捧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那時,他並不知道她是來騙親的,她因為貌美,騙了好多男人,騙了就跑,跑了就再也不回來了。   可這次,她露餡了,跑到半路,被他的家人追了回來。然後有人要打她,罵她是騙子。是他攔住人們,一夜夫妻百日恩,何況,他是真的喜歡她,喜歡她那個俏樣子。   他給了她路費,送她到車站,站在一起,她比他還高半個頭。她長髮飄飄,他禿了頭;她雙腿修長,他有點羅圈腿。他站在那裡說:「跟著我,不會委屈你,可怕你嫌我難看,所以,放你走吧。」   臨上車,他給了她二百塊錢和一袋子東西,有吃的有喝的,還有他買給她的化妝品,廉價的口紅與香水,卻是他的一片心。   坐了一站,她下了車,她想,這一輩子,不會再有第二個男人對她這樣好。   她回到他身邊,說:「我們結婚吧。」   結婚後,她仍舊是一派懶散作風,打牌抽煙,時時鬧點小脾氣。他回到家,總是冷鍋冷灶,幾年來一直如此。   倒是他,從沒有抱怨過,只說她一個外鄉人,這樣不容易,她本來,可以嫁得更好。   知道他喜歡她,她就沒完沒了地耍性子,嫌他做的飯涼了熱了鹹了淡了,嫌他洗的衣服不乾淨,抱怨孩子的奶瓶有味了,那時他們有了孩子。他怕她半夜起來冷,所以總是自己起來,披衣服給孩子熱奶、換尿布。他就一直這樣卑微,甚至沒有了自己。別人笑他,說他是一副上輩子沒娶過媳婦的樣兒。他嘿嘿地笑,也不解釋。   結婚十幾年,她依然容貌姣好,他卻更老了,連背都駝了。孩子漸漸長大,責怪他的母親不會疼父親,可他總是向著她。她有時和小孩子一樣,也和自己的兒子吵架,可最後勝利的總是她,因為,他站在她那一邊,無論孩子對與錯,用他的話說:「你媽永遠是對的。」   他的愛情原則就是,她永遠是對的。   有一次,他們吵了架,他還了幾句嘴,她當時就氣昏了過去。等她緩醒過來後,他說:「我錯了,我錯了,後悔死了。」   她說,別人誰都可以欺負她,唯獨他不行。她撒嬌使性,認定他是好欺負的人,認定他離不開她,她如何鬧如何折騰,她仍是他手中唯一的永遠的玫瑰。   五十歲時,他的下肢突然癱瘓了,再也不能出門掙錢了,可她依然年輕,於是,他選擇了一條讓她沒有想到的路,他上吊了。幸虧孩子看到,她哭了,問他為什麼,他傻傻地說:「我不能給你掙錢了,還有何用?」   剎那間,她撲入他懷中,哭得泣不成聲。這個男人,一心全是為了她,即使到死,想的也是她,怕給她留下拖累,怕不能給她掙錢。整整十五年,他嬌寵著她,現在他不行了。她說:「從今天開始,看我的吧。」   十五年來,她手指、如蔥白一樣,細嫩光滑,不曾洗過碗,不曾摘過菜。如今這一切,她可會做?   她煮的飯是夾生的,洗的衣服染了色,可他說:「好,好,只要你做的,一切全是好的。」   洗盡了鉛華,不見了胭脂色,只見一個粗糙婦人的勞作,別人叫她打牌,她尖聲嚷著:「不去了,我家老公離不開我。」   她日日守在他身邊,開了小賣店,她風裡來雨裡去地進貨,他在家中等著。   有一天,看到她渾身是泥,他問:「怎麼了?」   她說:「遇到劫匪了,想劫我這進貨的三百塊錢,我跟他玩了命,結果怎麼樣?看,三百塊還在!」說完,她居然得意地一笑,有小姑娘一樣燦爛的笑容,他的老淚嘩啦啦地掉了下來。所有的愛情必有回報,所有的卑微必有讓你驕傲的那一天!   一個洗盡鉛華的女人,一個收斂了雙翅,心甘情願棲息在紅塵中的女人,就這樣,為愛情而卑微,重新學習洗衣做飯,把家裡打理得像模像樣,和劫匪去玩命搶那三百塊錢,這段情只與他有關,她的紅顏,從此只為他展開。   是他讓她明白,愛到深處的人,一定有顆卑微的心。從此,不計較苦與樂,只因為那深深的日子中,有愛隨行。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美國, 一般把那些出生在1978 ~ 1984 年間,並在2000 年後成長起來進入社會的一代人稱為Y代人。在我國,Y代人已經進入職場,並將成為未來勞動力市場的生力軍。Y代人具有與前一代不同的成長環境,但對他們的職業發展,目前還沒有引起管理層的關注,如何管理和激勵Y代員工努力工作將成為管理層所面對的現實挑戰。    Y 代人的特徵 2001 年初,美國作家布魯斯? 圖根(Bruce Tulgan)和卡羅琳? 馬丁(Carolyn A.Martin)撰寫的《管理Y 代》正式將出生在上個世紀80 年代左右的年輕人稱為「Y 代」。Y 代人通常被稱為「高峰期人口的回音」,他們嬌生慣養而充滿自信,也是最有特權的一代。同樣這一代人比先前的任何一代都經歷和看到了更多的事情,但是他們比嬰兒潮人口和X代更為樂觀。 從人口統計學的角度來看,將來的員工隊伍將會受到兩個重要趨勢的影響:嬰兒潮人口(1946 ~ 1964 年出生的人口) 的老齡化和X代人口 (1965 ~ 1978 年出生的人口)的地位上升。由於嬰兒潮人口在準備退休,另一代比嬰兒潮人口少得多的X 代人正在逐步地取代前一代的位置,他們將一套全新的價值觀念帶入了工作之中。嬰兒潮人口是最後一代接受忠誠化教育的人,他們的生活是為了工作。而X代人則認為:「我們工作是為了生活。」X 代人能非常快地適應變化,他們把工作看成是一系列的經驗。只要一份工作能使他們獲得良好的經驗,他們就會留下來,反之,如果工作不能提供這樣的經驗,他們就可能選擇辭職。 Y 代人,即嬰兒潮人口的子女們,到2005 年開始充實到勞動隊伍中。Y 代人口多於X 代,並且持有另一套不同的價值觀念。這一代人將會從工作之中以及工作之外追求生活的實現,他們習慣於高水平的富裕生活。X 代人正在選擇跨出大公司,而相當多的跡象則表明,Y 代人可能根本就沒有想要進入大公司。「人才是一切」之紀元的到來,激烈的全球競爭、世界經濟的增長,使得企業對那些接受過良好教育並且具備一定技能的勞動力資源的需求在不斷地增大,而21 世紀所面臨的挑戰也就變得十分明確了,企業將會以前所未有的努力去尋求人才。舊的僱傭關係到2010 年時將成為過去,人們將不再對長期的工作關係感興趣。儘管將有大批Y 代人流入勞動力就業市場,但是還沒有足夠的人來填補嬰兒潮人口離開勞動力市場所留下的真空。為了有效地管理這三個群體,企業內部必須對企業的文化和管理類型進行變革。在美國,人們曾經把X 代看作「垮掉的一代」,通過順應、引導他們,最終造就了美國經濟的騰飛。同樣,我們也應該正確看待Y 代人。 Y 代人對職場的影響 帶來工作模式的變化。在上個世紀80 年代,企業中大學生的擁有率不足50%,而今天,企業的大學生擁有率大大提高,甚至有的已經達到了100%。這表明,知識型的員工佔據了企業員工的主流。這大大改變了員工的工作模式和對工作的認可與追求。 對工作認知的改變。他們需要的不再是用單一的收入來養家餬口,他們甚至不需要在工作中來實現自我。Y 代人相對工作來講,更為關注他們的生活方式,更強調僱主需要採取彈性的方法來招聘和留住他們。但無論你對他們有多好,他們隨時都在準備離職到另一個公司工作,這並不表示他不喜歡你,只是因為他更喜歡另一個工作的挑戰性或自主性。他們忠誠的是職業與生活的樂趣,而不是僱主。 就業安全性的改變。隨著我國私營企業的蓬勃發展和國有企業的經營體制不斷改革,勞動市場僱傭體制的逐漸建立,人們也普遍存在著生存危機意識,特別是受過高等教育,社會經驗尚淺的Y代人。 也就是說,Y代人既高效率,同時又高消費,這也給企業管理者帶來一些難題,如不願意接受公司紀律和體制的約束、喜歡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工作、沒有組織和集體的觀念,嬌氣、不願意接受批評等。他們不討厭工作,但又不希望工作成為他們的全部生活。在我們大多數的優秀企業中,對未來的規劃還停留在產品規劃、市場規劃、投資規劃等硬件方面,對正在到來的Y代客戶如何把握?對未來大量湧入的Y代人如何管理表現出了完全不應該有的冷漠,依然使用傳統的命令和控制式管理模式,而這是Y 代人所不太能適應的。怎樣管理他們?如何培養他們成為企業的骨幹力量?成為企業管理者們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管理者要關注Y 代人職業發展 進行非正式指導。指導在近二十年來成為一種常用的管理技巧,也是一位有效管理者的重要工作,但是很多指導都是在一對一的正式指導之外的。對於Y 代人來講,他們渴望指導。 Y 代人關注如何改進處理事情的方法,經常注意經理人的行為並以此作為將來努力的行為模式範本,並且願意為那些真的肯花時間關懷他們的人而努力工作。否則,他們的忠誠感就會很快消失。 因此,管理者應利用每一個可能的機會進行指導,把指導看成與Y 代人分享智慧或者幫助他們從你的過失或錯誤中學習的機會。其次,要以探討的態度與他們進行溝通,不要去推斷他們的動機,而要用一種開放的眼光去看待他們的各種想法。通過對Y代人的非正式的指導,不斷地為他們提供反饋,使管理者與Y 代員工建立起相互信任,使他們對公司的忠誠感得以形成。Y代人是伴隨計算機遊戲一起成長起來的,他們經常接觸各種信息流,領導提供的信息越多,他們表現得就越好。 對Y代人授權。有關調查表明,普通員工對於經理人在授權方面的要求比起中層對於高層在授權方面的要求更為強烈。由於管理者一般要通過他人來完成工作目標,因而只有對下屬進行有效授權,才能調動他們為實現共同目標而努力的積極性。Y代人參加工作的時候通常擁有較高的學歷,並通過志願者工作或實習獲得一定的工作經驗,因此他們不認為自己是組織的新手。由於教育的經歷,他們希望在工作中獲得自主權,不太能容忍必須為組織付出的概念,承認權威但不屈從於權威。因此,作為管理者,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都給予他們自主權是明智的決策,如培訓與發展計劃的選擇。同時給予他們一些限制,採取一些如成本限 制、時間限制、政治因素考慮以及檢查人員名單等方式。這樣管理層就可以獲得更多的時間去做其他的事情。如果管理人員擔心他們的決定不夠準確,那就給他們一些參考標準。因此,通過給予他們的授權,將會獲得他們的忠誠,此外,這還會使他們最終能夠成長為更好的決策者和未來的管理者。 得到同事和管理層的認可,也是激勵這些動態年輕勞動力的理想方法之一。我們不需要常常給予他們有形的獎勵,更為重要的是為他們工作得更好提供幫助,如提供最新的軟件或技術。 Y 代人的職業生涯管理發展。要管理好Y 代人,就必須給他們充分的時間,定位其工作和創造並勾畫出工作環境和期望的清晰的畫面。為贏得員工的忠誠,最保險的方法就是幫助他們發展自我職業安全意識。當公司幫助員工擴展知識和技能時,結果將是更低的員工流動率和Y 代員工更大的努力,從而使每個人都受益。為了支持Y 代員工的職業發展目標,組織必須為他們提供學習新技能、新工藝和技術的機會。Y 代員工認識到支持個性化職業目標的正規培訓和發展計劃的價值,並希望獲得定期的和特別安排的在職學習機會和指導。與此同時,Y 代員工自發的學習和向專業化的發展,尤其適合當前的越來越普遍的橫向流動。支持Y代員工建立基於自我的職業安全感也是如今招聘到最優秀的年輕人才的關鍵。從根本上講,發展計劃必須將自我建立的職業安全感作為其中的一個主要目標。首先,經理必須理解Y代員工期望通過獲取可在市場上出售的工作技能和專業知識來增強其職業安全感。其次,公司全力支持Y 代員工追求技能和專業知識,作為交換,獲取員工在公司任職期間致力於公司的前景和目標。 Y 代人也要注意自身的職業發展 少說多做,樹立良好的形象。Y 代人特別是剛畢業的大學生,總認為自己有知識有文化,給大多數人留下的印象是:工作時不於做一些小事,好高騖遠。這對一個年輕人的發展而言是一個危機。重要的是,在領導對新人各方面能力還處於觀察的時候,新人要靠「做」,而不是「說」來證明自己的實力。自己的見解只有在合適的地點、合適的時間、對合適的人以合適的方式表達出來,才能收到好的效果。 練就良好的溝通能力。Y 代人給別人的印象總是以自我為中心,不在意別人的看法,我行我素,但在當今這個「個人英雄主義」一去不復返的年代,是很難在職場中立足的。有很強的溝通能力並善於與他人合作,已經成為企業在招聘員工時,對其素質的重要衡量指標。團隊精神是現代企業成功的必要條件之一,能夠與同事友好協作,團隊利益至上,就能夠把自己獨特的優勢在工作中充分地展現出來,也自然能引起領導和同事對你的關注和讚揚。 顯然,Y 代人正在成為員工的主流人群,Y 代員工將決定未來企業的命運。我們不應該一味地譴責與批評他們,應該學會懂得「他們通過他們的眼睛是如何看待人生的」;我們希望能有更多的企業家認識到一個新的時代的到來,用新的思維和方式管理Y 代員工,從而實現自我超越和企業自身的超越。

Next